當前位置:首頁 > 歷史·穿越 > 我是一個原始人 > 第七五一章 大師兄:“困不動也沒事,抱著睡覺軟和……”(二合一)

我是一個原始人

  • 字體
  • 風格
聽書 - 我是一個原始人
00:00 / 00:00

+

-

自動播放×
溫馨提示:
是否自動跳轉到下一章節?
確定
取消

第七五一章 大師兄:“困不動也沒事,抱著睡覺軟和……”(二合一)

    剛剛將小豌豆從白雪妹懷里接過來的韓成,聽到巫的問話,又見到巫指著半農部落女祭祀的動作,心里頓時一跳。

    緣分啊這是!

    要不然的話,半農部落這大大小小被俘虜了兩百多人,怎么就沒有見到巫關心旁誰?怎么就這樣精準的指向了半農部落的女祭祀?

    韓成沒有立即回答巫的問話,而是轉頭看向了一旁的大師兄。

    正在將一袋子料豌豆從爬犁上往下搬的大師兄動作也僵了僵,

    也正扭頭看著韓成。

    兩人對視片刻,露出了果然如此的笑容,多少顯得有些猥瑣。

    一心想要做次月老的韓成,頓時來了精神,寒冷的空氣也抵擋不住熊熊燃燒的八卦之火。

    “巫,你看她長得好看不?”

    和大師兄對視一眼之后,韓成沒有正面回答巫的話,而是順著巫的手指朝著半農部落的女祭祀努了努嘴,臉上帶著笑,出聲詢問道。

    扛著一袋子料豌豆的大師兄也湊了過來,也不嫌累,直接扛著一袋子豌豆站在這里。

    對于神子的這個提議,大師兄很是贊同,如果不是神子提及,自己就忘記巫也需要一個人暖炕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就算是巫的年紀大了,有些事情做不成了,單單是晚上抱著睡覺,也是很不錯的。

    半農部落的這個女祭祀,看上去肉肉的,巫晚上抱著睡覺一定很舒服。

    不知道為何,在問出這句話,又看到了韓成和大師兄兩人這樣的動作之后,巫覺得右眼皮跳的更厲害了。

    不過跳歸跳,原始人的實誠,在巫的身上并沒有減少。

    “好看。”

    巫仔細打量了一會兒這個一直張著嘴巴看著自己部落的圍墻,一副傻愣愣的神情的半農部落女祭祀,雖然覺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對,但還是選擇了實話實說。

    在巫看來,坐在爬犁上的半農部落女祭祀確實長得很不錯。

    其余不說,單單是她圓圓的胳膊,圓圓的腿和圓圓的大臉,看上去就讓人覺得舒服。

    更不要說半農部落的女祭祀還有著一個圓圓的、看上去跟部落打場時用的石磙一樣的身子了!

    這些零件分開看就讓人覺得很好看,如今組合在了一起,長在了一個人身上,那看起來就更好看了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這樣的美,巫也不可能在這樣多的人中,一眼就注意到半農部落的女祭祀了。

    聽到巫這樣說,韓成和扛著料豌豆不走的大師兄,再度對視一眼,露出了一個很有深意的笑。

    “巫,讓她跟你睡在一個炕上好不好?”

    在原始時代生活的時間長了,韓成難免會受到一些影響,如今在一些事情上,說話辦事起來,也要直接的多。

    正在看著半農部落女祭祀的巫聞言不由的渾身上下一哆嗦:“啥?”

    巫轉回頭望著韓成滿是懵圈和驚疑不定的說著。

    也不怪巫這樣的反應,主要是這個消息實在是太突然太意外太讓人感到刺激了!

    “讓她跟你一起睡在你炕上。”

    韓成出聲重復道。

    巫認真的想了一會兒,居然搖頭:“不行,炕上有兔子,睡不下。”

    看到巫搖頭,韓成還以為是巫老了不想折騰了,卻沒有想到,巫居然蹦出來了這樣一個義正言辭的理由。

    “沒事,再讓人盤個炕,專門放兔崽子,這樣你們就能睡下了。”

    韓成很是豪氣的揮揮手。

    哪知巫看著依舊張著嘴傻愣愣的看著部落圍墻的半農部落女祭祀,再度沉默了下來。

    過了一會兒道:“她是俘虜,要做奴隸……”

    韓成聽巫這樣說,心里不由一樂,看來巫這是有點意思啊,至于奴隸不奴隸的,還不是他們幾個說了算?

    如今青雀部落的三巨頭齊聚,怎么可能會被這個小小的身份問題給為難住?

    在韓成說了不用擔心這方面的問題之后,巫顯得還是猶豫。

    韓成便繼續開始忽悠。

    韓成滿面認真臉:“巫,她好看不?”

    巫:“好看。”

    韓成:“好看就讓她跟你困覺。”

    巫:“……”

    韓成:“不跟你困,那就要跟其余奴隸困,你舍得不?”

    巫認真思索,而后搖頭。

    大師兄:“困不動也沒事,抱著睡覺軟和……”

    巫滿臉黑線:“……”

    這些年,長久的生活在一起,朝夕相處之下,韓成受到了一些部落中人的影響,不過部落里的人,受到韓成的影響更大,而且這種影響還是方方面面的。

    就比如配偶這方面。

    在韓成沒有過來之前,部落里已經出現了一些模糊的、類似的概念。

    如今有了韓成只和白雪妹困覺,白雪妹也只能和韓成困覺的活生生的例子,在這方面韓成雖然沒有刻意的去引導什么,但是部落中的人對這樣方面的認識,卻在無形之中加深了一些。

    這也是韓成問出‘半農部落的女祭祀跟其余奴隸困覺舍得不’時,巫思索之后會搖頭的根本原因所在。

    在這一問一答之中,關于枯木逢春的巫,將要開啟一段‘黃昏戀’的事情,就這樣的被連忽悠帶勸的給定了。

    至于半農部落的女祭祀,在今后的日子里,會不會反水,做出一些不利于部落的事情,韓成倒不是太擔心。

    因為他會幫助巫盯著她,就不相信自己一個后世而來,不知道具體領先的多少萬年的人,會在這方面上,制不住一個這個時代比較聰明的女人。

    至于半農部落的女祭祀會不會同意,這件事情根本就沒有再韓成大師兄等人的考慮范圍之內。

    巫老了,是打不過她,不過為了巫的晚年幸福,青雀部落里有很多人都樂意出手幫尊敬的巫這個忙。

    作為另外一半當事人,自從來到青雀部落之后,就一直處在眩暈狀態的半農部落女祭祀,終于從極度的震撼中回過了一些神來。

    滿眼都是震撼之色的她,留意到了這幾個指著她說話的惡魔。

    他們這是在討論如何殺死自己,然后讓自己部落的人臣服的事情的吧?

    半農部落的女祭祀這樣想著。

    早已經做好了被殺死的打算、本身也沒有想著怎么求生的半農部落女祭祀,這會兒卻忽然升起了一股濃濃的、不想死的念頭。

    她想要知道,這個部落的是怎么修建出這樣高大、如同山壁一樣的房屋的。

    她修建過房屋,自然知道這里面的艱難之處,也正是因為如此,對于青雀部落這新修建的外墻,才會如此的震撼。

    這真的是人能夠修建出來的?!這樣的東西,只能夠用神跡來解釋了吧?

    還有那大片、一眼幾乎看不到邊的平地,還有那精美到令人無法想象的陶器……

    她有太多的事情想要知道了!

    這種種神奇的東西就擺放在眼前,對于一個向來以智慧而聞名于部落、向來對自己的智慧引以為傲的人來說,不將其中的道理弄明白,實在是太令人難受了!

    這種難受可以將之稱之為抓心撓肝一樣的煎熬。

    所以,在意識到自己可能真的將要被殺、再也沒有機會知道這些神奇東西的秘密之后,半農部落的女祭祀忽然間就恐懼了起來。

    隨著這些恐懼出現的,便是濃濃的求生欲望。

    “#%%…E”

    半農部落的女祭祀看著韓成、巫、大師兄幾人,忽然間大聲的呼喊起來,人也從爬犁上站了起來,嘴里烏拉烏拉的說著話。

    雖然聽不懂她說的是什么,不過從她的神情上,韓成還是能夠讀懂恐懼和祈求這些神色的。

    這倒是讓韓成有些意外了,因為這一路上以來,這個女原始人的表現,一直都是比較平靜的。

    誰知道現在到了自己部落,忽然間就變了一副模樣。

    不過這樣才好,正所謂無欲而剛,沒有任何訴求的人是最難對付的。

    如今這個半農部落的女祭祀居然表現出來了怕死這樣的情緒,那接下來能夠做的事情也就多了。

    韓成讓人將興高采烈的和別人一起,將這次得來的驢子往鹿圈里面牽的貿叫了過來,這時候需要他這個花樣翻譯人才進行助陣。

    “不想死?想要知道圍墻、陶器、食鹽這些秘密?”

    經過了貿一番手舞足蹈和半農部落女祭祀嗚哩哇啦的交流之后,韓成回味著貿說出來話。

    在韓成這樣說著的時候,同樣得知了半農部落女祭祀訴求的巫臉上的笑容頓時就不見了。

    不僅僅是他,就連之前和韓成一起盤算著想要將半農部落的女祭祀弄到巫炕上,讓巫抱著睡覺的大師兄臉上的笑容也都不見了蹤影。

    他們不約而同的對著半農部落的女祭祀怒目而視。

    要知道,對于這些能夠讓部落變得興旺發達的東西,部落里的人向來都是看的非常的重,絕對不會輕易示人。

    如今這半農部落的女祭祀剛剛來到自己部落,就直接說出了想要知道這些秘密的話,巫這些人要是能夠有好反應才是怪事。

    這對于巫來說,是比糟蹋糧食還要讓人不可忍受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神子,讓她做奴隸,臉上刺字,不給她困覺了。”

    沒等別人說話,吹胡子瞪眼的巫就先開了口,指著半農部落的女祭祀,直接就來了一句類似殺妻證道一般的話,沒有絲毫的手軟。

    一旁的大師兄甚至于包括貿都在用力的點著頭,表示自己對巫這個處理意見的贊同。

    那邊的半農部落女祭祀,面色變得發白。

    對于自己提出來的這些請求,就連她自己都覺得過分。

    其余不說,就單單說在她們部落,燒制陶器這樣的秘密,自從上一任的女祭祀將這個秘密教授給她之后,她從不來都沒有跟部落里的任何人說過。

    而現在,自己作為一個戰敗被俘虜的人,這會兒居然說出了這樣的請求,而且還是一下子想要知道這么多神跡一樣秘密的請求,對方要是不發怒才是怪事。

    因此直接將自己殺掉,也極為可能。

    死對于這會兒的半農部落女祭祀來說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死了之后,就再也知道不了這些神跡一般的事情的秘密了!

    在她這樣充滿擔憂和恐懼的望著韓成、在巫他們看著韓成,只等韓成點一下頭,他們就動手將這個該死的女原始人臉上刺字,弄成部落里地位最低的奴隸的時候,沉吟的韓成卻忽然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不用給她臉上刺字……”

    韓成出聲說道。

    這話一出口,巫幾個人頓時就呆了呆,旋即巫醒悟了過來,握著拳頭道:“對,不給她刺字,直接把她給殺了。”

    一副咬牙切齒外加解恨的樣子。

    大師兄幾個人也都跟著點頭,紛紛覺得神子的提議不錯,這個過來就想窺探自己部落大秘密的人,就應該殺掉。

    韓成忍不住抽抽鼻子,這都哪跟哪啊?

    你們還跟著瞎附和?

    “不是把她殺掉,也不在她臉上刺字,而是讓她去接觸這些秘密。”

    韓成對巫幾個人說道。

    果然不出他所料,此言一出巫、大師兄幾人頓時就被驚得呆住了。

    韓成趕緊攔住激動的話說的都有些不太利索,翻來覆去只顧說不跟半農部落女祭祀困覺的巫、還有情緒激動的大師兄等人,出言給他們解釋。

    韓成當然不是突然之間就覺得無敵太過于寂寞,想要給自己培養一過硬的對手,也不是想要做散財童子了。

    之所以會這樣說,是因為通過這件事情,他突然間發現了半農部落女祭祀不同于這個時代一般人的特性,這個特性就是強烈的求知欲望。

    這種擁有‘癮’的人其實最容易控制。

    對于半農部落的女祭祀而言,自己部落的許許多多的東西具有極強的吸引力,既然如此,就那就讓她去學好了。

    一旦陷入了這里面,只要允許她探索,那么其余的事情對于她來說也就不重要了。

    這點很好解釋,就比如韓成后世的一個鄰居,非常喜歡釣魚,不分黑天白天,逮著空子就去的那種。

    因為經常晚上不在家,鄰居的媳婦就送給他了一頂華麗麗的綠顏色帽子。

    這鄰居發現了之后,既沒有吵也沒有鬧,而是跟媳婦離了婚,然后繼續去釣魚。

    不時還會喜滋滋的給人說,這下舒服了,再也不會有人跟在屁股后面吵自己了……

    以此類推,從半農部落女祭祀今天所表現出來的求知欲望的強烈程度,一旦自己能夠滿足她這個愿望,這家伙很有可能做的比韓成以前鄰居還要瘋狂。

    沉浸在這里面之后,只要新鮮的東西不被她學完,她自然也就不會起什么反水之類的心思。

    至于學完?

    韓大神子托著腮,騷包而又自信的一笑。

    這顯然是不可能的!

    就算是半農部落的女祭祀天賦秉異,能夠將現在的這些東西學完,韓成也一點都不擔心。

    大不了自己再將數學這門高深的學問給拋出來。

    加減乘除之后,一元二次、二元一次方程、平方開方這些再接著往外拋,實在不成再接著往外拋三角函數這些。

    數學的世界足夠大,足夠求知欲望強烈的半農部落女祭祀在里面遨游。

    而且,為了以防萬一,在今后的日子里,半農部落的女祭祀將會被巫金屋藏嬌,基本沒有什么機會和半農部落的人接觸。

    這樣一來,就算是她將自己部落所有的東西給學會,也沒有什么關系,不過是空有屠龍之術罷了……

    。

    
我是一個原始人》最新章節,請記好我們的地址:www.vymbse.live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掃描二維碼在微信中分享
黑龙江11选五前3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