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 > 歷史·穿越 > 蜀漢之莊稼漢 > 第0698章 快滾

蜀漢之莊稼漢

  • 字體
  • 風格
聽書 - 蜀漢之莊稼漢
00:00 / 00:00

+

-

自動播放×
溫馨提示:
是否自動跳轉到下一章節?
確定
取消

第0698章 快滾

    國與國之間,沒有永恒的利益,也沒有永遠的朋友。

    在這個野蠻的時代,強權就是正義。

    滿嘴的仁義道德,換不來大漢的尊嚴。

    只有冰冷的刀鋒,勇敢的士兵,才能保證大漢的地位。

    馮永很明白這個道理。

    禿發闐立可能總結不出這個道理,但草原上本就是弱肉強食,所以他同樣明白誰的拳頭大誰就能當老大。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在春天的日頭下,一片雪白反射著耀眼的光,伴隨著沉重而整齊的腳步齊齊向前走來。

    “君侯屬下最有名的營隊,陌刀隊。”

    部曲解釋了一聲,“這才是君侯手里最出色的士卒。即便是騎軍遇到他們,也不敢輕攖其鋒,不然,人馬俱碎便是其下場。”

    話間剛落,只見陌刀隊兩翼又展開兩支騎軍,如同雙臂一樣把陌刀隊護在中間。

    禿發闐立呆呆地看著,不說別的,就自己族中的精騎遇到馮郎君手里的騎軍,只怕也沒有什么好果子吃。

    更別說那銳不可擋的陌刀隊。

    恍恍惚惚間,只覺得有人突然拍了一下自己的肩膀,同時馮郎君的聲音在耳邊響起:“禿發闐立,你愣在這里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禿發闐立聽到這個聲音,下意識地就是一個激靈。

    他轉過身去,這才發覺不知什么時候,馮郎君已經站在了他的身邊。

    只見馮郎君雖然沒有披上重鎧,但是緊衣窄袖,外頭還罩了一層皮甲。

    他的身后不遠處,有數位將軍在候立,人人皆是頭戴頭盔,身著鐵甲。

    特別是有一人,手中還握著一條長長的馬槊,看上去卻不像是漢人。

    “原來是馮郎君,”禿發闐立有些結巴地說道,“方才看到馮郎君麾下軍士驃勇,讓人心神動搖,一時間沒注意到馮郎君到來。”

    馮永哈哈一笑,摟住他的肩膀:“只是平日的校閱罷了,看一看這些兒郎們在這個冬日里有沒有偷懶。”

    禿發闐立看到馮永那渾不在意的語氣,身子禁不住地微微一震,忍不住地試探問道:“君侯麾下虎狼之師,乃是世間少見。”

    “莫說是曹賊,即便是大漢之內,亦是難得一見吧?”

    馮永看了他一眼,意味深長地說道:“此話過矣!去年平襄一戰,你眼中的虎狼之師可是未曾出力。”

    “丞相親手所訓的虎步軍,可比我那些兒郎們厲害多了。”

    禿發闐立聽了,臉色又是一變。

    “好了,不說這些了。昨日你到來,光顧著喝酒,竟是沒有好好招待你,正好今日我要宴請軍中諸位將軍。”

    “不如你也跟著入席吧?我給你介紹一下軍中的將軍。”

    馮永摟著他向營外走去,一邊說道。

    禿發闐立有些反應不過來,懵懵懂懂地跟著馮永回到城里。

    宴席間,馮永主坐,禿發闐立客坐,句扶、公孫徵、文實、劉渾、霍弋皆按次序而坐。

    張嶷沒有來,因為平襄需要人鎮守。

    而且此次平隴西羌胡,算不上什么大戰事,霍弋這幾個月來一直跟著張嶷學習,這一次正好讓他過來實習一下。

    至于最下邊的,則是隴右的一些羌胡部族君長。

    當禿發闐立得知劉渾乃是胡人出身,不但能與眾將平坐,而且還甚是得馮永看重,他的眼中止不住地有些露出驚愕之色。

    “劉將軍算起來,可是封了侯的人物呢。”

    馮永看出禿發闐立的心思,解釋了一聲:“前些日子,因為立下了大功,所以朝廷封他為關內侯。”

    劉渾一聽,連忙起身:“這都是蒙君侯不棄。”

    馮永擺了擺手,“宴席之間,無須這般客氣,快坐下。”

    然后舉起耳杯:“此杯,乃是預祝我們旗開得勝,早日解狄道之圍,破罕羌胡!”

    “飲勝!”

    馮永喝的是蜜酒,倒是在冬日里練兵的句扶,劉渾,霍弋幾人,更喜歡飲烈酒。

    更別說那些羌胡首領。

    酒過三巡之后,一聲樂聲起,大廳的門被推開了,一陣冷氣挾裹著胭脂香粉涌入。

    只聽得鶯鶯燕燕,嬌聲軟語。

    馮永笑道:“有酒無色,只怕大伙飲得不盡興。這些伎姬,皆是去年我去巡視漢陽郡時,各族君長獻上來的美姬。”

    說著,他點了其中兩個出色的,“去,給禿發部的少君長斟酒。”

    兩女抿嘴一笑,先是對著禿發闐立拋了個媚眼,這才款款各自落坐到禿發闐立身邊。

    一人倒酒,一人拿起舉起杯湊到禿發闐立嘴邊。

    “少君長,且請飲酒。”

    雖然漢話說得半生不熟,但勝在夠嬌滴滴。

    禿發闐立只覺得兩人身上皆是噴香無比,讓人禁不住地有些心神不定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兩人身上的衣物竟是細絨毛衣,靠上來時,禿發闐立只覺得手背深陷入衣物中,暖和非常。

    “伎姬居然能穿這等衣物?”

    禿發闐立禁不住地向她們身上多看了幾眼。

    伎姬感受到禿發闐立的目光,吃吃地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雖然身為族中的少君長,但族里的女子比起這兩個穿著高檔衣物的胡女來,當真是地下天上。

    他再看在座的各位,只見那些羌胡首領身邊皆有一女在斟酒,反倒是馮永和那些漢將身邊,空無一人。

    就連胡人出身的劉渾,亦是自斟自酌,看上去極是喜歡杯中之物,卻是對美色不感興趣。

    他還沒想明白怎么回事,方才勸他飲酒的胡女半是撒嬌半是嗔怪地說道:“少君長不飲,莫不是嫌妾不會勸酒?”

    感覺到美姬在耳邊輕輕的呵氣,禿發闐立終于忍不住地張開嘴。

    馮永看到這一幕,微微一笑,再把杯中之酒一飲而盡。

    只待宴席散去,兩女扶著禿發闐立回到房中。

    屋中早就備好了熱水,兩女又服侍他沐浴。

    看著桶邊丟下的衣物,原本眼中有些醉意的禿發闐立終于忍不住地撿起來,細細地摩挲。

    “這等珍貴衣物,居然被你們這般丟在地上,實是不該!”

    宴會上感受得不真切,此時拿到手里,這才覺得這衣物當真是難得一見,禿發闐立的眼睛都亮了。

    “哎呀,阿郎,這算什么?我們這些姐妹,哪個沒有幾件好衣物?都是馮君侯賞下來的呢!”

    浴桶水霧蒸騰,一只如玉的胳膊繞過來,“君侯還說了,一年四季里,都會有不同樣的衣物。去年秋日和冬日,發了不下十件上等衣物呢!”

    “只要我們做得好了,家里和族里,同樣少不了好處。”

    胡女毫不羞澀地說道。

    禿發闐立聽到這話,心頭一動:“什么好處?”

    “好處多了去。族里缺了糧,君侯自會安排救濟,不讓族里會餓死人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族里把無用的羊毛交上去,每年還可以換回來不少的厚毛料。”

    “君侯還說了,到時候會派人過來教族里種地,教我們如何在一個地方養牛羊,不用再到處去辛苦尋找水草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族里安定下來,就可以方便君侯派醫工過來看病……”

    聽著女人娓娓道來,禿發闐立心里就越是震驚:“此話當真?”

    “自不會假!幾年前有一個部族的大人,叫木兀哲,現在改了漢名,叫端木哲。他領著部族投靠了馮郎君,現在族人都轉成了漢人。”

    “現在他可是馮郎君最信任的人,聽說每天能喝三碗茶,就連我們族里的大人,也都是羨慕得很呢!”

    “上回有人看到他,光是身上穿的衣物,就買下一百頭羊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禿發闐立聽到這里,忍不住地問道:“只要依附馮郎君,就能得到這般多的好處?”

    “那端木哲是占了先,所以才得了這等好處,現在隴右哪個部族不想依附馮郎君?”

    胡女有些遺憾地說道,“現在只有出兵跟隨馮郎君,而且還要立下功勞的部族,才有可能轉成漢人一樣的待遇。”

    “不然就只能按馮郎君的安排,種地放牧,每年要上交不少東西,但也比以前好過多了,不致于餓死凍死。”

    禿發闐立眉頭一挑,心道論起驍勇善戰,你們羌胡還比得上我們鮮卑?

    “難道還有部族不愿意出兵?”

    “不是不愿意,而是輪不上啊!”胡女搖頭道,“就如這一次,馮郎君發出征調令,哪個部族不想跟來?”

    “可是馮郎君非勇士善戰者不要,而且還專門派了漢人下去挑選,可不是誰想跟來就來的。”

    禿發闐立聽了,頓時感覺有些壓力:這么聽起來,這隴右的羌胡,看來皆是欲從馮郎君出征立功。

    奢求之心一起,禿發闐立就有些患得患失起來。

    自己部族那四千騎軍,與隴右十數萬羌胡比起來,卻不知能不能占得上風?

    倒是早在浴桶里等待的兩個胡女,看到禿發闐立低頭深思,手里只顧摩挲著自己脫下的衣物,不禁對視一眼。

    這禿發部的少君長,莫不是有什么古怪癖好?

    亦或者,根本就是蔫的?

    所以這才借著拖延不愿進來?

    “小娘子,我可以進去了嗎?”

    趙廣探頭探腦地站在門口,悄悄地問向守在門口的帶刀女婢。

    正挺著微微凸起的肚子,靠在柔軟的沙發上閉目養神的關姬耳力極佳,聽到這話,開口說了一聲:“讓他進來。”

    帶刀侍婢這才作出一個請的手勢。

    趙廣輕后輕腳地走進去,堆起笑臉:“小弟見過阿姊。”

    關姬眼都沒睜開:“你怎么還沒回蜀地,又轉來這里做什么?”

    趙廣期期艾艾地說道:“阿姊,小弟經過冀城時,被大人打了一頓,就把小弟趕出來了,大人讓小弟快滾,說沒有小弟這個兒子……”

    關姬冷笑一聲,終于睜開眼:“怎么?趙老將軍打你打錯了?”

    趙廣臉上的清淤未散,眼角還有一條小傷口,看來這一頓打挨得不輕。

    “沒有,沒有,這都是小弟罪有應得。”趙廣快要哭出來了,“阿姊,只是小弟這一回,當真是沒臉回蜀中。”

    “那與我何干?”

    關姬不冷不熱地說道。

    趙廣看到阿梅正蹲在關姬的腳邊,輕輕地幫關姬揉腿,當下連忙也小跑過去,想要幫忙。

    然后被關姬一腳踹開,“作死啊?說,來找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趙廣皮實,一骨碌爬起來,“阿姊,小弟這一回過來,是想請阿姊幫個忙,能不能給兄長帶個話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能!”關姬一口回絕了,“你的兄長早就安排好了,讓你回蜀中休息一陣。再說了,你年紀也不小了,正好趁著這個機會成親。”

    趙廣一怔,“成親?成什么親?”

    關姬看向這個懵懂無知的家伙一眼,怒其不爭地說道:“那黃家蠻女,我雖是不喜,但你既鐘情于她,何不趁著這個機會娶了她?”

    趙廣一聽,臉上一紅,吞吞吐吐地說道:“小弟,小弟怕……”

    “怕什么?怕她打你?”關姬又是一聲冷笑,上下打量了他一眼,“也是,你自小就打不過她。”

    “黃家阿姊才不會打小弟。”

    趙廣卻是不樂意聽這個話。

    “那你怕什么?”

    趙廣低頭不語。

    去年北伐,黃家阿姊還曾鼓勵自己,要立下功業。

    哪知如今功業沒立下,卻是遭到去職,哪有什么臉面去見她?

    “你可要想好了,黃家蠻女年紀也不小了。這兩年一直在錦城養身子,聽說身子也調養得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你想要娶她,那就趁早,不然你可以拖下去,人家可沒辦法拖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等再過幾年成了老姑子,她就是身子再好,想要生孩子,風險也會越大。而且你不娶,說不得魏將軍就要安排她另嫁他人……”

    趙廣聽到這里,打斷了關姬的話:“黃家阿姊才不會嫁別人……”

    關姬呵呵一聲,干脆再閉上眼不去管他。

    反正這個事情也輪不到自己管,趙馬氏估計早就安排好了,只待趙廣回去,成不成親,只怕也輪不到他了算。

    不過是暫時降了職,了不起過個一年半載就能再回到軍中。

    只是看到這家伙要死要活的模樣,不知道的還以為是被廢為庶人,永不敘用了呢。

    若不是自己懷了身子,千萬不能動氣,說不得就要再暴打他一頓。

    趙廣卻是厚著臉皮湊上來,陪笑道:“阿姊,我成親的時候兄長若是不在,那有何意思?”

    “且不如讓我也去一趟隴西,看看能不能幫兄長什么忙?待兄長事情一了,說不得還有機會參加我的親事呢。”

    “胡鬧什么?”關姬聽到這話,頓時惱了,“你自己出了事,不乖乖回蜀地,再去找你兄長,想要拖累他嗎?”

    朝廷看似平靜,但誰知道會發生什么事?

    阿郎這個時候盡量遠離朝堂,就是為了避免沾上事情。

    “你沾上了這事,就給我老老實實地呆著,敢去隴西,我就是拼著得罪趙老將軍,也要打斷你的腿!”

    關姬說到最后,變得聲色俱厲起來。

    趙廣囁嚅了一下,不敢再說話。

    關姬看到他模樣,終是有些心軟:“再說了,你兄長身為護羌校尉,哪有可能走得開?”

    她嘆了一口氣,“不過早跟你說過了,這次又不全是你的錯,只待風頭過去,你的兄長自會再幫你想法子。”

    趙廣聽了,臉色一垮,咕噥一聲:“可是蜀中的那些人又不知道,他們只知道月氏城是從我手里丟掉的。”

    一直意氣風發的趙家二郎,此時想起回到蜀中面對別人的眼光,只覺得明媚的春色都變得灰暗無光。

    “趙家二郎,不負英雄之后,興漢會的第二號人物,居然也要看別人臉色行事?”

    關姬“呸”了一聲:“快滾!”

    ps:重感冒啊,腦袋昏昏沉沉的,感覺像是掛了鉛球一樣,又沉又難受。

    
蜀漢之莊稼漢》最新章節,請記好我們的地址:www.vymbse.live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掃描二維碼在微信中分享
黑龙江11选五前3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