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 > 武俠·仙俠 > 修佛傳記 > 第二千四百五十二章失去靈性

修佛傳記

  • 字體
  • 風格
聽書 - 修佛傳記
00:00 / 00:00

+

-

自動播放×
溫馨提示:
是否自動跳轉到下一章節?
確定
取消

第二千四百五十二章失去靈性

    “對了前輩!你有沒有感覺到精靈的存在?”

    “沒有!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也沒有!這不會真的吧?精靈!”

    “你小子先別這么傷感,我們把問題調查清楚了再說話吧!別自己嚇自己了。記住了,騷擾一波我們就跑千萬不要戀戰了。”

    禹森從恒仏的身上跳出來了,騎在小貓形態的海岬獸鉆進這灌木叢里面就不見了。在臨走的時候還不停在叮囑恒仏,讓其千萬是不要這么的沖動。而其實禹森這次過去也是不容易的說,這面對著什么自己還不知道呢?自己就別說是恒仏這邊會有什么問題了,自己是顧不上了,只是希望說恒仏這邊真的是腦子一熱沖上去就干了。一旦禹森靠近了山頂上的狙擊手的時候,恒仏就可以放心大膽往前壓了。而這些家伙身上一點傷勢也沒有,看來這精靈的反抗也沒有多大的意思啊!

    這兩人就坐在火堆旁邊烤火休息。這個距離之下再使用感應之術就有點危險了,就只能那個是依靠恒仏肉眼去看了,或者是利用自己冥界之眼。恒仏的肉眼也是很強悍的,畢竟自己身上流淌這一些真龍之血,也是讓自己的身體得到了一定的增強,當然了視力也將是如此的一說。自己也是瞄了半天了,這將周圍的都看了個遍了,自己也沒有發現有什么異常清楚的,這才放心下來去觀察一下這兩人烤火堆附近的一個情況。果然就像是之前自己所猜想的一樣的,這兩位是屬于中短距離攻擊的修士,這法器直接是放在比較順手的位置的。方便直接提起來就開干的類型。

    這講究的就是反應速度了,所以對于這種修士來說盡可能是要避免短兵相接的說。而且就是說這些個家伙一看就是老手了,自己根本是沒有辦法一時之間對付兩個的。所以恒仏的意思還是說拉開距離,即便真的是要打的話也是要注意距離之下。這中長距離的攻擊正好也是不是自己所擅長的。估計到時候打起來大家都會很憋屈的說。就現在目前所看見的關鍵點來說吧!這些里面的修士是沒有一個是體修的,這一點就讓恒仏比較放心了,這種情況之下如果有體修的話,自己基本上是會被體修糾纏住然后當成活靶子的。這一點點的排查之下,恒仏似乎是看見了自己想要的看到的點了。

    忽然之間這背脊骨一涼,從這后腳跟一直傳遞到了自己的脖子處,恒仏都還未發現什么情況的。就感覺到自己脖子之處有點被壓塌的意思,而且一陣寒氣逼來。自己第一反應還以為是自己被什么蚊蟲叮咬的,這手還忍不住伸手去撓的。可是這手到邊上了,才碰到了一塊冷冰冰的刀片。自己完全是不敢動的,這……這是如何躲過自己的感應的。等一下自己要確定的就是說這站在自己身邊的是一個人?是一個修士?

    問題就是出在這家伙是什么時候靠近自己的,用的是什么方式呢?自己對此一無所知,自己也不敢輕舉妄動,自己當然是希望說這只是自己的多疑。直到這架在脖子上的刀片微微地往上抬了抬,讓自己徹底感覺到這刀片的真實存在之后自己才瞄了一眼側面的。這家伙整張臉就一小白臉,頭上還帶著一官帽,這是屬于錦衣衛時期的官帽了。這個時候還能夠看見也實屬不易了。而這家伙手上的刀也頗有意思的,并不是尋常的繡春刀的,而是已把漢式直刀。刀片薄如蟬翼,卻具有一定的硬度。這種刀雖然不說削鐵如泥可是對于肉體之軀可是殺傷力巨大的。管你是什么妖獸硬殼之類的,因為這種刀使用的方式并不是單純的砍殺,而是要需要借助一定手腕額力量,或是旋轉起手或是抖腕。就是盡可能讓這刀借助慣性的力量進行砍殺。

    靜態之下也是不容小看的。這要是從自己脖子上抹下去的說,其實自己也是不好受的。所以自己這邊的意思還是乖乖就范便是了。主要自己根本是不知道這家伙是怎么一個靠近自己的身邊的。而且就是說這家伙雖然長的是一個小白臉的臉,可是這家伙可是實打實近距離攻擊的修士。是不是體修自己還不知道,這都敢打肉搏戰了應該這身體素質也不會差到哪里去吧!這家伙聲音也冰冷刺骨。

    “站起來!慢慢地!雙手放在腦后。我只說一遍。”

    恒仏感覺到殺氣了而且就是說這種情況之下自己會被夾擊的,自己是沒有機會的,自己只能是詐降的說,自己第一次是有一種感覺就是讓自己千萬不要反抗的。這寒氣逼人的漢刀根本是沒有給自己喘息的機會的。恒仏就這樣舉著雙手站了起來。正面對視這家伙,這小白臉長得是劍眉星目的,倒是有幾分凌厲的意思了。這敢自己正面對視的家伙可是不多呀!這家伙完全是不虛的存在?同時這種感覺也是在這小白臉身上體會到了,這家伙雖然是被自己控制住了,可是對視過來的眼神充滿了殺氣,好在自己的意志是堅定的,不過這家伙估計這一雙眼睛就足夠讓自己繳械投降了。自己也是第一次覺得說要叫外援了,是的自己有種制裁不了這面前這家伙的意思。

    其實自己也沒有別的意思,只是覺得如果單挑的話自己完全是沒有勝算能夠應該恒仏的,而恒仏也是一個煉虛期的修為,自己也不想兩敗俱傷,自己也是再找一個臺階下的。如何可以的話,自己真的是希望不要遇上這種情況的。讓自己真的是進退兩難的說,可是自己既然已經是看見了,自己也不能放任其不管的說。也只能是硬著頭皮上了。注意到恒仏這家伙是悄無聲息的,而自己也是悄無聲息的。這兩者是有一定共同點的。是不是就是說同類修士?這才是自己最擔心的問題。

    
修佛傳記》最新章節,請記好我們的地址:www.vymbse.live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掃描二維碼在微信中分享
黑龙江11选五前3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