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 > 武俠·仙俠 > 無量真途 > 第四百零八章 你是誰?

無量真途

  • 字體
  • 風格
聽書 - 無量真途
00:00 / 00:00

+

-

自動播放×
溫馨提示:
是否自動跳轉到下一章節?
確定
取消

第四百零八章 你是誰?

    不久后,在南方八天某處的一個小土丘上,桓因把懷中的纓絡給輕輕的放到了地上。然后,他多看了眼前的美麗女子幾眼,心想著若是纓絡知道了自己到底是誰,一定會高興得跳起來的。

    因為,桓因當初在把纓絡交給薛不平的時候可是特意叮囑過,一定要讓纓絡保留地獄的記憶。以薛不平轉輪王的能力,做到這一點定然沒有問題。所以,纓絡怕是自天界降生以后,也早就想桓因想得緊了。

    猶豫了一下,桓因卻并沒有直接把纓絡喚醒。他臉上帶著溫柔的笑,突然想要賣個關子。

    于是,他站了起來,背著手轉過了身去,走到了距離纓絡約莫兩丈遠的地方才停下。然后,他覺得差不多了,臉上的笑意更濃,輕輕的朝著自己背后的纓絡打出了一道靈力。

    地上的纓絡被靈力所激,漸漸的蘇醒了過來。她感覺自己的頭有些暈,不過之前的一些記憶很快就涌入了她的腦海之中。于是她一下就緊張了起來,下意識間把身體蜷縮成一團,更雙手護住胸前,開始東張西望。

    想象之中的婆羅族沼澤場景并沒有出現,也發現自己并不是在去往婆羅族沼澤的路上,纓絡這才又想起了之前突然發生的變故,想起了之前似乎是突然冒出來一個人,一個自己下意識去刺殺,卻沒殺成的人。

    “那個人能把整個婆羅族的迎親隊攪得天翻地覆,修為一定很高。他……他好像說過是來救我的?”思維剛剛到這里,纓絡的目光終于是落到了桓因的身上,當然,只是一個背影。

    看到這個黑色的背影,纓絡立馬就想起了之前把自己從花轎里搶出來的那個人的身影。她知道眼前的就是那個人無疑,而她可不會隨便相信有個人會冒出來救自己這種鬼話,于是她的身軀開始微微顫抖,更下意識往后退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你醒了。”纓絡聽到眼前的人發出了一個聲音,一個陌生的聲音。這一下,她更確定了,此人絕不會是來救自己的。至少,不可能無緣無故的救自己。因為就算是她最親近的族人,她最敬重的父親都放棄了她,從小就在白族長大的她,根本就沒有來自族外的朋友,如何會有人救她?

    又退了一些距離,纓絡很快就發現在這附近的曠野之上,就只有自己和眼前的陌生人而已。她知道,以對方的修為,自己是插翅難飛。于是,她反而鎮定了下來。想了想以后,她也不退了,倒是覺得自己該說點兒什么比較好。

    “你是誰?婆羅族的人呢?”纓絡終于開口了。

    黑衣人轉過了身來,終于看向了纓絡。纓絡看到了一張完全陌生的臉,不過還好,這張臉上的溫柔的笑看起來似乎并不是假的。

    “婆羅族的人都不在了,你不用再嫁了。”桓因笑著說到。

    “那你到底是誰?為什么要救我?”纓絡再次開口。

    桓因說到:“我是你的一個故人,一個不是天界的故人。”

    纓絡的眉頭一皺,開口到:“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。”

    桓因笑了笑,指了指下方,開口到:“我從下面來,跟你一樣。”

    纓絡一臉茫然,說到:“你這人好怪,我怎么聽不懂你的話?”

    桓因倒是愣了愣,不過,他很快想到恐怕纓絡是根本想不到地獄會有故人前來,所以根本沒朝那個方向去想。

    關子賣夠了,桓因終于決定亮明身份。于是,他的身形樣貌開始漸漸改變,他整個人的氣質和散發出的氣息也在這一刻開始漸漸的變化。

    原本晴朗的天空不知為何竟突然就黑了下來。天空之上陰云密布,更有雷霆游走,仿佛是天公震怒,要懲罰什么人。

    不久以后,桓因的樣貌已經徹底大變。他的一雙眸子之中根本就沒有瞳孔,而是一片漆黑。他的左臉之上,一個張牙舞爪的“罪”字赫然存在,更隨著他的面部表情的變幻而顯得更加張牙舞爪。

    至于桓因的氣息,這一刻已經完全與天界格格不入,他仿佛是來自異界的惡魔,渾身上下都充滿了暴虐與陰森。

    這,才是桓因真正的樣子。一個擁有著帝釋天本來樣貌的人,卻也是一個實實在在的罪靈,一個天界根本就不容的罪靈!

    這些日子以來,桓因自然都是在偽裝。只是這樣的偽裝與他之前單純的改變樣貌身形和聲音完全不同了。自從他再次被蔣打入地獄以后,單純的偽裝已經不可能蓋住他臉上的“罪”字,更蓋不住他渾身上下暴虐的氣息。

    所以,蔣特意用大神通和上好的天材地寶為桓因打造了一套甲衣,名為“瞞天鬼衣”。這套衣服,可以勉強蓋住桓因周身的氣息,讓桓因不至于時刻被整個天界的排斥之力針對,也不會輕易就被人看出不同來。同時,它也能遮蓋住桓因臉上的“罪”字,讓他的眼眸變得正常。如此,再加上桓因本身的變幻,他便能徹底成為一個表面并無破綻之人。只要沒有人細查他的輪回福印,他又不刻意惹怒天公,相信一般情況下都不會出什么意外。

    褪去了瞞天鬼衣的桓因雖然樣貌有些恐怖,可他的樣子卻是完全顯露了出來。他相信纓絡是能立馬認出自己的,而留有地獄記憶的纓絡,也應該不會害怕自己。

    然而,讓桓因意外的一幕出現了。只在他樣貌徹底變回原本的瞬間,纓絡就猛的瞪大了眼,一邊尖叫一邊往后退去:“你……你是鬼啊!”

    桓因心想纓絡定是在天界待了太久,早已淡忘了地獄的種種,所以一時間也沒認清自己。于是,他上前兩步,安慰到:“纓絡你別怕,你再好好看看我是誰。”

    纓絡強自鎮定住,不過也離了桓因老遠。她胸口不斷的起伏著,看了桓因好半晌,更看到桓因背后的恐怖的陰云和似乎隨時都要劈落的雷霆,她終于說到:“我……我不認識你,你……”

    剛剛說到這里,她突然就自行頓住了。她的雙眼瞪得更大,仿佛是想起了什么事情。于是,她話鋒一轉,說到:“你……你是……”

    桓因面露驚喜,說到:“纓絡,你想起來了是不是?”

    只聽纓絡說到:“我見過你的畫像,你是上一任帝君,你是帝釋天!可……可帝釋天看起來神圣威武,你為什么如此邪異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桓因“噔噔噔”后退三步,簡直就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從纓絡的言語之中,不難聽出她是已經清晰的認出桓因的樣貌了。沒錯,桓因就是帝釋天。可是對于纓絡而言,桓因不更應該是與她相伴多年的“桓大哥”嗎?

    “纓絡,你再好好看看我,你再好好想想,自己是不是忘記了什么?”桓因有些不甘,他再次朝著纓絡開口。

    纓絡搖了搖頭,說到:“我不知道你在說些什么。”

    桓因說到:“鬼域,修魔海,鳳舞九天丹,難道你都忘記了嗎?”

    纓絡依舊搖頭,說到:“你到底是誰,為什么說的盡是一些我根本就聽不懂的話。你為什么要劫持我,你到底有什么目的?你……你到底是不是上一任天帝?”

    先定個小目標,比如1秒記住:書客居

    
無量真途》最新章節,請記好我們的地址:www.vymbse.live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掃描二維碼在微信中分享
黑龙江11选五前3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