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 > 奇幻·玄幻 > 魔主入侵 > 第四十七章 痛感

魔主入侵

  • 字體
  • 風格
聽書 - 魔主入侵
00:00 / 00:00

+

-

自動播放×
溫馨提示:
是否自動跳轉到下一章節?
確定
取消

第四十七章 痛感

    一行人深入無淵海三天后,深藍的無邊海面前方終于出現了一座島嶼,但眾人卻沒有在乎,而是目光都集中在島嶼上方的一道黑線上!

    隨著距離越來越近,黑線也越來越大,起初看起來宛如一根發絲,而靠近到一里內后,裂縫光是寬便已達到百丈之巨,長更是直入蒼穹,宛如被天刀劈開般,里面是混沌一片,透著令人膽寒的壓迫力。

    “各大勢力已經來了不少,不過大陣還需要月余日的布置,按以往的估計,此次裂縫出現應該還能維持兩三年,不過為了全保安排,你們最好還是一年內出來。”鐵武一一邊說,一邊領著眾人落到空間裂縫下方的島嶼上。

    上了島江堂才發現這根本不是島嶼,而是由一座山煉制成的強大法寶,如船一般漂浮在海面上。

    “前面的十幾間石屋是我們仙宗駐地,每人一間,你們自行安排去休息吧。”鐵武一說完,眾弟子也不遲疑,連日的趕路的確很累。

    江堂沒有急著過去,而是對著鐵武一道:“師父,弟子進去恐怕是九死一生,有什么寶貝啊,護命法器啊,靈兵啥的,給弟子多一些活著回來的機會嘛。”

    “你這兔崽子,筑基初期就能擠進前十,實力自然非比尋常,還擔心什么。”鐵武一笑罵著,還是拿出三張符箓道:“這三張玄光盾符可擋金丹以下全力一擊,別的為師可再也沒有了。”

    “多謝師父。”江堂大喜收下。

    “你可別高興得太早,這次進靈島的不僅人族,還有一些妖族天才,真不知對你是福是禍啊。”鐵武一嘆道。

    “妖族!”江堂有些意外,不明白這四方天的人族勢力為何讓妖族橫插一腳?

    “小三。”鐵武一突然傳音道:“不可相信任何人!”

    江堂一愣,看著鐵武一笑道:“盧師伯也這樣說。”

    “嘿,那老家伙……好了,為師還要去和其他宗門修者布置大陣穩固裂縫,你好好休息吧。”鐵武一說完正準備離開,忽然又止住腳步,對著虞嫦道:“連宗門大事都無法阻擋小師叔此行,顯然此中必有你關心之人,而小三他除了神念外,已經和普通弟子沒什么區別了,還請小師叔明白。”

    虞嫦一愣,既而面無表情的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鐵武一這才化為一道遁光飛入山頂。

    “你師父倒是知道得不少啊。”虞嫦笑對江堂道。

    江堂白眼一翻,懶得理會。

    鐵武一乃是元嬰修士,修為高深,當初入門時把江堂里里外外給摸透了,連神念也瞞不住,自然也能猜出一二。

    一個十七歲的少年,修為才剛筑基卻有著靈武中期的神念,明顯是氣靈被奪的結果,加之虞嫦在她即將三十歲時,不在宗門準備,卻跑來當保鏢,以她所修之道,傳承血脈,鐵武一如何不能猜個十之八九!

    江堂無視虞嫦后走到石屋前推門而入,剛順手把門帶上,轉身就看到虞嫦已經坐在屋中的石床上了。

    “別鬧了,傳出去我真會被人追殺的。”江堂真是快無語了。

    “我爹當年被人追殺萬里還不是挺過來了,你怕什么,越是面對絕境,潛力激發越強,你越強,我才能更強!”

    江堂扭過臉發了好久的呆,他真不知道這個世界怎么了?

    逆空山本家那令人寒心的作風就夠他受的了,而虞嫦,惡心死人不償命啊!

    她一個傾國傾城的女子,又是絕頂天才,修什么癡情道也就罷了,你癡情誰不好,偏要癡情自己,如果是以前,自己真是巴不得,可現在,惹不起。

    他還不想和逆空山正面為敵,況且窮桑說得絕對沒錯,虞嫦要是把持不住強上了他,破不破壞仙宗老怪物的大計在且不說,光是虞嫦母親的怒火就不是江堂能承受的。

    “我一個女人都不怕,你個男人害怕什么?”虞嫦橫陳石床上,身姿是誘惑無限。

    江堂是看都不敢看,默默走到石桌前坐下,拿出師父給的符箓翻看起來。

    虞嫦似乎恢復到了尋常狀態,一聲不吭,卻直勾勾的盯著江堂。

    這一看,便是一天一夜。

    江堂實在是受不了了,干脆出門。

    無淵海的海風很冷,江堂如果不用靈力抵御,頃刻間便會凍傷,然后在半刻鐘內就會成為冰棍,但不知為何,如此寒冷的區域,海水居然不會結冰。

    江堂盛了點海水正打算學學東方,研究研究,可忽然他就聽到一聲不可置信的輕呼。

    “江堂?你是江堂吧!”

    “嗯?”江堂聞言扭頭,看到不遠處的海邊走來一道身姿婀娜的倩影。

    “原裳飄!”江堂怎么也沒想到,居然在這里見到了沙海舊識。

    “還真是你!哎呦,這人變白了,高了,更俊了,險些就讓姐姐認不出來了,不過這臉還是嫩啊!”說話間,原裳飄便以走到江堂面前,居高臨下的沖江堂嫵媚一笑,彎腰伸指就想在江堂淺淺的酒窩上戳一戳,可突然間,江堂的腦袋立即被一個憑空出現的女人給摟在胸前,翻手拍開原裳飄的手指,眸中殺意涌現道:“他不是你能染指的。”

    原裳飄渾身一寒,如墜冰窟,久久沒回過神來。

    “別搞了。”江堂是有氣無力道。能對他這樣的除了虞嫦還能有誰!

    他倒是想掙脫,可剛剛試了試不僅沒掙脫出來,反而被虞嫦越抱越緊,似在炫耀她富有彈性的柔軟,逼著江堂催動靈力降火。

    “呵!”原裳飄抿嘴一笑,顯然明白了什么,卻不看虞嫦一眼,而是對江堂道:“當初就看出你小子有這潛力,沒想到還真讓你傍上了!”

    “滾。”江堂白眼一翻,沒好氣道:“有機會在靈島敘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原裳飄咯咯一笑,轉身間,輕薄衣紗難以遮掩的水蛇腰肢一扭一擺,盡顯風情!

    江堂看不到,卻從虞嫦越勒越緊的力道能感受出,酸啊!

    “讓我在外面碰到她,我廢了她。”虞嫦說完,可算是將江堂松開了。

    江堂是勸都不敢勸,他要是敢為原裳飄說半句話,那必是火上澆油,原裳飄就不是被廢,而是遭殺生之禍了!

    “哪天我要是看哪個女人不順眼,我就向她示愛。”江堂說完,卻沒看到虞嫦冰冷到極致的無雙玉容,而是巧笑嫣然的道:“嫦兒會讓她后悔敢看我家堂堂不順眼的。”

    江堂還能說什么,只求逆空山本家那幾個小家伙快快長大吧,早些牽住這瘋婆子,以后老子殺上丨門時,頂多廢了你們不取性命。

    石屋待不下,外面似乎更待不下,江堂還是選擇回去,老老實實的待著等通知。

    這一待便是一個多月,石屋外似乎越來越熱鬧,但江堂卻沒出去。

    直到鐵武一親自過來通知,江堂這才開門。

    鐵武一看到江堂屋內的虞嫦時愣了愣,既而一嘆,轉身一邊搖頭一邊道:“命中注定啊,命中注定!小三,既然避不過,那就闖吧。”

    “闖錘子啊。”江堂如果有這實力闖,他何苦如此煩惱?

    正在他準備和一眾弟子跟隨鐵武一離開時,突然聽到虞嫦的傳音:“小心,不可信任何人。”

    江堂一震,回眸看著虞嫦,發現她居然在笑!

    一種江堂從未在她臉上看過的苦笑!

    即便苦笑,虞嫦還是美的不可方物,讓江堂出神了好一會,心跳也不自覺的加快了,但江堂不知為何,它跳得隱隱有些疼!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江堂應了一聲后,轉身追上遠去的鐵武一等人。

    山頂,一座大陣中心,仙宗十杰是第一批踏上去的人,隨后,陰魄宗、劍門、傀城、神武帝國與各大世家的弟子紛紛走入陣中,最后,是十名肌膚古銅的青少男女們傲然的步入陣中。

    各大勢力的長輩在這一刻,紛紛掐動法決,運轉大陣。

    漸漸,大陣光芒越來越亮,很快就到了肉眼無法看穿的地步,陣中,四百多名弟子都忍不住閉上眼睛。

    猛然間,大陣中的光芒射入上空,轉眼,沒入了空間裂縫內。

    再看大陣時,上面已是空空蕩蕩,再無影跡。

    遠空之上,虞嫦收回目光,悠然一嘆,轉身朝著東南方向破空而去。

    穿梭于無盡混沌中,江堂的心突然煩躁起來。

    不知為何,他的腦海里不斷浮現虞嫦臉上的苦笑,竟還讓他莫名的感到些許心痛。

    “我不會真喜歡上她了吧?”江堂感覺自己沒這般賤,喜歡一個虐待他的瘋女人。

    拍拍臉,江堂集中精神,立即就察覺到身邊的同門已經三三兩兩的靠在一起,其余勢力的弟子似乎也是如此,而唯獨他,只身一人。

    江堂不奇怪,他實力低微,即便擠進了前十也是取巧,真到了拼死他在別人眼里就是累贅!

    即便曾敗在他手中的高姮若要殺他,也是輕而易舉,畢竟大比只是大比,說出生死斗的高姮也沒有真要殺他的意思,反而處處手下留情。

    至于樊炎瑞,那就是個煞筆,為了爭術法第一,他一直只修術法,以至于被東方克制。

    當然,這一切不過是他人看法而已,他們視江堂為累贅,江堂視他們如螻蟻。
魔主入侵》最新章節,請記好我們的地址:www.vymbse.live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掃描二維碼在微信中分享
黑龙江11选五前3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