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 > 奇幻·玄幻 > 魔主入侵 > 第二十七章 苦練法術

魔主入侵

  • 字體
  • 風格
聽書 - 魔主入侵
00:00 / 00:00

+

-

自動播放×
溫馨提示:
是否自動跳轉到下一章節?
確定
取消

第二十七章 苦練法術

    一連幾天,江堂都沒見到東方和窮桑,他不由擔心起來,生怕這兩家伙在仙宗鬧出事來。

    好在,失蹤七天后他們回來了,否則江堂都要出去找了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去呢?”江堂盤坐在竹床上隨口一問。

    “玩去了唄,嘿嘿,小江子啊,你說萬一咱們碰到虞嫦可咋辦?”窮桑陰惻惻笑道。

    江堂白眼一翻,道:“關我屁事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她可惦記著呢!”窮桑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。

    江堂微微一笑,道:“那感情好,說明咱魅力大唄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臉。我就不懂了,你都落魄了,她還想你干什么?”窮桑一臉奸笑。

    江堂有些后悔把他的貓臉做得如此活靈活現,正當他以沉默以對時,忽然發現看板上出現幾行光字。

    “嗯?”江堂愣了愣,立即揮手散去光字,下床往樓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紀師姐找我何事?”樓外,江堂的小身板與紀雨葵龐大的身軀形成了鮮明對比。

    “雖然我們黑礁島只有咱們三名弟子,不過,作為師姐的怎么說,都要見識一下師弟的本事,如果不行,這次大比你就放棄吧,否則丟盡顏面。”紀雨葵冷漠道。

    “我看,試試是假,發泄是真吧!”江堂也不知這紀師姐哪來的火氣,居然要撒到他頭上。

    “廢什么話,出招吧。”紀雨葵冷哼道。

    江堂是一臉嫌棄,道:“哎呀,師姐你才氣武中期,萬一我不小心一拳把你打死了,咋辦?”

    唰!的一聲,紀雨葵龐大的體積已經消失在江堂眼前。

    江堂頭也不抬,往上反手就是一巴掌,頓時,罡氣化形,一記足有丈長的金光掌直接把紀雨葵肥厚的身體抽飛了。

    不過,下一刻后,紀雨葵竟輕盈的落在十丈外,驚訝的盯著江堂道:“金罡真氣,你是趙家人!”

    江堂卻是不答,伸手往虛空一抓,頓時,他前方一塊千斤礁石便被憑空出現的金光手給抓了起來,既而捏成了粉碎。

    “這……不是金罡真氣,比金罡真氣還強,你到底修煉的是什么功法?”紀雨葵緊皺眉頭道。

    江堂苦笑道:“咱雖是師姐弟,可不熟吧,你這刨根問底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想說就算。”紀雨葵冷哼一聲,扭頭便走。

    江堂搖搖頭,他用的乃是金罡真氣的升級版,但只有他能做出來,因為罡氣便會定型,即便罡不潰散的金罡真氣,那也是無法化形的,但是,他神念何其強大,又修出神識,念識合一下,要將罡氣扭曲變形還是輕而易舉的。

    剛回到樓中,東方就道:“之前出門我打聽了,明年的仙宗大比可是三十年一度的盛會,除了戰力,還有符陣、靈草、煉丹煉器等等比試,并且不限制你參加幾種,故此,我和窮桑考慮你主打戰力比試,我主打符陣,窮桑負責靈草鑒別,只要都能進入前百,那得到的賞賜可是很豐富的。”

    江堂搖頭道:“其它還好說,斗法談何容易,我的手段不能亂用,金罡真氣也只能瞞瞞低階修者,難道用肉搏?”

    “就是肉搏。”東方說著,將一塊如平板電腦似的東西拋給江堂。

    江堂接過細細一看,不由啞然失笑,不過很看他就鎮住了。

    雖然這假電腦里沒有什么精美畫面,只有漢字,但記錄的可都是各式各樣的法術資料啊。

    強弱優劣,克制特點,以及施法前的手決都有記錄,這就太讓江堂吃驚了。

    “這可是偷師啊!如果不在藏經閣換取此類法術而使用……”

    窮桑打斷江堂的話諷刺道:“又不讓你用。”

    東方可沒這種心情,直言道:“多熟悉,最到黑匣演練,斗法是禁止傀儡的,我們無法幫你,一切看你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操蛋。”江堂現在修煉速度很慢,要突破中期恐怕還得苦修三五年,但明年就大比了,自然是熟悉法術對他更有益。

    當即,江堂進入了黑匣開始修煉法術。

    東方則繼續和窮桑去偷師,他們這樣的附靈傀儡仙宗本就不少,不過人家都是看打探情報,看看那些弟子出眾,他會些什么,如果大比時遇到如何應付等。

    當然,如果能偷師,他們自然也想,可是,偷師急需要眼力與悟性,這是普通的附靈傀儡無法做到的,東方自然也做不到,可窮桑能啊!

    這廝活了十萬年,見識過的功法秘術多如牛毛,并且,他能窺人心,用東方的話解釋就是接收腦電波,除非是修煉到天人境,徹底超脫肉體凡胎者他才無法窺視,但這一界根本沒這樣的強者!

    有窮桑的講解,東方的分析與記錄,江堂的法術修行是健步如飛。

    人家尋常弟子要修煉幾個月才掌握的低階法術,江堂只用了三天便能掌握竅門,十天后便能熟練運用。

    一開始,江堂只是修煉一些如能亮瞎人眼球的金光術,傷害低到可憐,卻對陰鬼一類有神效的光箭術而已,但在窮桑的指點下,他發現自己閱歷實在太淺薄了!

    鐵武一說過,他無法修煉諸般功法,即便法術,也只能修煉陰陽類別,但窮桑卻讓他嘗試太極生四象!

    幻化出青木,白金,赤火,黑水四象。

    起初江堂認為幾乎不可能,因為這需要靈武境的修為,目前他根本做不到。

    但窮桑卻很堅定的告訴他無礙,是幻化,而非化靈,兩者有本質區別,幻化只是有其形,無其靈,更沒有屬性特質,只是能讓他施展法術而已。

    雖然這樣施展的法術毫無特點,不論是水箭、火球、木刺、金氣,那都與他的光箭術一樣,殺傷力小,能克制陰鬼一類。

    但,速度和形態,攻擊范圍,那都是和真正的法術沒有任何區別。

    “現在你能熟練運用四象法術了,那接下來,就要探尋道之意,也就是提前走意武境的道,探尋四象的形成。”

    江堂聽到窮桑這番話后,沉默片刻道:“可我對此根本了解不深,意武境乃是最磨人的一境,九成的修者在這一境耗費上百年都難進一步。”

    “沒錯,但若一朝得悟,那便直接跨境了。”窮桑說完,打個哈欠后又道:“很多人其實修煉錯了,意武境不是非要到意武境才開始參悟的,而是從一開始就要參悟了,若真等到意武境才考慮這些,那真是晚得徹底,所以,俺可不是讓你一夜突破,而是步步為營,等你到了靈武境,化靈四象,再到意武境,領悟四象,那你將真正掌握木金火水四大系,克敵制勝輕而易舉,若在用魔氣加持,越階殺敵也不再是夢。”

    越階殺敵有多難江堂很清楚,別看他能輕易對付氣武巔峰,占盡了天時地利人和,另外真要論起實力來,他就是在虐菜。

    一個靈武境就算修為大跌,也輪不到被氣武境欺負,可是面對真正靈武境,江堂只能被虐,更別提真正的越階殺敵了。

    可如果照窮桑這樣修練下去……

    “我現在在仙宗,難道不修煉金丹?”

    “當然要修,金丹之道很強,特別是淬煉十幾次之后,一旦突破成功,其元嬰之強遠非常人可想象,只是肉身弱這點是公認的,修仙者的煉體術走的乃是旁門左道,根本無法與武修千錘百煉的肉身比,兩者都不可棄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說化靈又是怎會是?”江堂徹底糊涂了。

    窮桑頓時沒好氣道:“修仙者的金丹乃是靈力凝實而成,難道你不能凝實四象?然后打破四象丹,生成四象真靈?你知道金丹為何要淬煉嗎?”

    “得,別說了,太遠了。”江堂不是好高騖遠的人,他還是覺得一步步來得踏實。

    當然,他還是照著窮桑的建議,開始體悟四象規律。

    這種玄之又玄的事情,他以為無法依靠東方,畢竟連窮桑都無法用言語解釋,只能告訴他靜下心,感悟四象的變化。

    結果,在他嘗試幾天都毫無所獲時,還是東方幫了他一個大忙。

    木的構成,金的構成,水的構成,火的構成等等,東方是說得有模有樣,聽得江堂是膛目結舌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知道多深奧,否則本末倒置了,從最開始吧,木,需養,養需能量,此能量來源你的氣旋,那么就好辦了,嘗試用魔靈之力種出一棵樹,一株草,那怕青苔也行,包括經絡,紋理,都要逼真,主要是能慢慢培養,葉芽是如何長成?花苞是如何綻放?在什么氣候下它會有什么轉變?比如,水中……”

    用打坐來領悟木之意,江堂十天來是毫無進展,但聽了東方建議后,短短三天他就有些心得了。

    木,重在一個生!

    這也讓他發現,魔氣有著強悍的生命力!

    可這點,早被東方知道了,窮桑更是在幾萬年前就了解了,用這廝的話來說:“魔,不過是一個稱呼!因為強大,讓人畏懼,那注定不是神就是魔。”

    但如果江堂沒有這樣的體悟,這兩個家伙是如何解釋,他都無法真正領會到,只會當魔化后,他的身體恢復力很恐怖,卻不知,為什么會這樣?

    如今江堂還是知道得很膚淺,可有了這層開始,他堅信總有一天他會徹底明白一切!
魔主入侵》最新章節,請記好我們的地址:www.vymbse.live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掃描二維碼在微信中分享
黑龙江11选五前3走势图